在山水間流轉——北京籬苑書屋

即便漫山遍野的梨花同時綻放,也不至白的如此蒼茫,何況已進入大雪紛飛的時節。地面、山巒,枝頭枯椏上覆蓋的白,大張旗鼓地褪去北京市郊山間所有色彩;留下唯一被冰封的灰鬱水面,以及一座匍匐在水面上的木棕色籬苑。

杳無人跡,與其說籬苑正值冬眠,不如說她循著周圍景色由白轉綠,由綠轉黃,由黃轉紅的更迭,守候,並開啟迎接人來人往;往來的人絕非達達馬蹄的過客,而是沏一壺茶,端坐在籬苑杉木地板,與自然對話、同書本交心的讀者。

01

02

以柴枝舖述立面 隱身自然


籬苑書屋坐落於北京城郊的交界河村,僻靜的村中約有六、七十家農戶,三百多名村民。這座盛產核桃、栗子、梨等作物的村莊,山清水秀,景色怡人,近年吸引不少遊客,前來享受這得天獨厚的鄉野閑情;遊客絡繹,讓旅遊業、服務業逐漸興起,為兼顧原有的鄉村風貌與旅遊開發,籬苑書屋應運而生。

背山面水,書屋設計概念使人與自然和諧共處、天人合一,讓人造的建築,將大自然的清散景緻凝聚成一個有靈性的境地。山、水、棧道、書屋外平整鋪排的鵝卵石,以及書屋立面上如同木格柵,數以萬計取自於山間的柴枝,圍塑出與自然環境渾然一體的空間。

設計師一向偏愛簡單量體,長30米、寬4.35米(軸線)、高6.3米的長方體,內部貫穿無隔斷,主體結構以焊接連結方鋼,每兩米一根柱子;圍護材料使用鋼化玻璃,立面以90公分為模數,每90公分焊一圈鋼框,中間插上緊密相隔的柴枝,這般立面讓室內既遮陽又透光,同時凸顯出地域特性,成為取名「籬苑」的由來。

03

通透空間 書、木、陽光的展演舞台


從混凝土大門,沿著狹長的玄關走入室內,內部空間依長形結構直白地鋪排在眼前;主體空間由大台階及書架組成,大台階同時也是供讀者席地而坐的閱讀空間,書籍則隨意地排佈在台階下方。

書屋兩端各有一個下沉式的獨立圍坐,可作為讀者的討論空間。大台階、書架、下沉式圍坐,幾個主要區域一氣渾成,相互沒有任何隔斷,也沒有任何傢俱間隔,成就了空間的完整性。

踏入籬苑書屋,必須光著雙腳去感受木質地板的溫暖。室內採用合成杉木板裝修,當太陽灑落,木質更突顯室內的和煦氛圍;讀者可信手拈來一本感興趣的書,任意找個舒服的位置,沏一壺茶,靜心閱讀。特別在晴天,茶不醉人人自醉,陽光直射留空的透明玻璃,將空間打得透亮;暖陽穿過柴枝灑落,窸窣的影子投射在坐位上,讀者一面愜意閱讀,一面感受枝影婆娑。倘佯在書海,也醉心於自然。

0405

四季循環的軌跡 生生不息的書屋


籬苑書屋提供遊客及村民一個免費的閱讀空間,同時也可作為騷人墨客相互交流的沙龍。強調環保的書屋無水無電,設計的巧思讓她在夏季時達到降溫效果,但冬季仍可感受到北京特有的寒意;正因如此,書屋就像個生命體,作息參照著籬苑外的景色,白至綠、綠轉黃、黃轉紅,再回到一片蒼茫。依循四季循環的軌跡,書院與自然融合,生生不息。

誰說建築只是冰冷的工程數學?誰說設計只是無情的三角函數?設計師李曉東的作品,試圖將人為的介入隱匿在自然之中,運用自然材料構築的建築體,最終幻化為自然。並排在立面上的柴枝,順著四季循環、倚著天氣脈動,讓書屋內外都像有生命般。外表,彷彿鳳蝶般的保護色,與自然合而為一;內在,如同眼簾外的世界成像,與陽光親密互動。

06

 李曉東工作室

北京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李曉東一手創建,秉持著「建築師的責任是尋找並創造人類物質環境的最高次序」,認為每個作品都是唯一的,其獨特性更須結合美學品質、構造次序、精準細節及完美功能。設計策略始於對專案內容及基地的精準分析,尋找並把握那些具有靈性的場地條件;設計概念則依據當地的文化背景、氣候環境而生,抓住地段獨有的「場域精神」;設計旨在追尋空間序列和光帶給人的深層安寧與和諧。

榮獲英、美、亞洲地區等國際多項獎項的李曉東教授,相信一個優秀的設計必定經歷技術與藝術共同作用,是精神追求和邏輯思維的結晶。正因如此,一個內涵豐富的設計作品,必定蘊含著建築師用盡心血對細節的雕琢、對尺度的把握、對比例的推敲,以及對基本標準的堅持。

Original source: TAIDD

#設計能 #競賽經紀顧問 #大陸設計師經紀人 #微信公眾號成立與運營 #LINE官方帳號成立及運營 #國際競賽報名代辦 #紅點報名代辦 #iF報名代辦 #艾特獎報名代辦 #美國AMP報名代辦 #義大利A'Design報名代辦 #日本GoodDesign報名代辦